钟山只隔数重山——@下月中旬将赴南京参加论文答辩

自上次交完初稿之后,南京方面又了无回音~ 而且班主任和班长都没有任何通知,甚至有些同学回家工作了。
我知道其实我们也不算学生了,我们已经大专毕业了,我们的第一学历是大专。这个专接本是第二学历,而且对考生又没有年龄限制,自由度很大,所以很多企业基本无视自考学历。那么我们这一年都是白学吗?白白浪费一年了吗?我想是的。
我曾经有过无数幻想,如学校成功升级本二,我从扬州科技学院毕业;如专接本去南京上课,接受南京大学教授指导。
但是现在,我看清了,我只是一个扬州市职业大学的学生,一个去年毕业的往届生。

好吧,说白了我多呆在学校这一年什么也没做,没交到更好的朋友,没有遇到更好的导师,有的只是到处玩,到处逛~
钟山只隔数重山,钟山在南京,就是孙中山先生的墓地中山陵所在地。下个月,将是我第三次去南京。

我做毕业论文是为了什么? 为了毕业! 和工作有关系吗? 没有。
毕业论文给谁看? 答辩的老师。
毕业论文的题材有学术价值吗? 没有,都是抄的,没有原创观点。
想过做一份影响全社会或行业毕业论文吗? 有,不现实。
Continue reading “钟山只隔数重山——@下月中旬将赴南京参加论文答辩”

大学の所有exam已考完,思绪万千,即将上路不幸脚踝扭伤

昨日,考完南京大学工商管理“专接本”的最后两门考试,我的大学生活也进入了尾声。回顾这四年来的酸甜苦辣,我只能说活得喜忧参半。不过,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宿命。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参加了高考,成绩不怎么理想,只能报考专科院校,幸运的是我被邻省江苏的扬州市一所职业/科技类院校录取了——2007年考入扬州市职业大学,仅比学校的录取线高出一分,惊得我当时又蹦又跳。而且学校合并了扬州教育学院和扬州广播电视大学,准备筹办本科,连新校名都想好了,叫做“扬州科技学院”,可惜的是我现在毕业了它还在筹办。

在海外有这样的说法,科大(相当于扬州职大)和普大(相当于扬州大学)的学生最大差异在於:
1.科大大部份学生都是国内各方面的天才学生
2.普大所收到的大部份是书呆子
当然这只是一个海外的说法,在我们中国大陆不是那么明显。我们的科大和普大收到的可能是不同档次的书呆子……
Continue reading “大学の所有exam已考完,思绪万千,即将上路不幸脚踝扭伤”

毕业论文の初步构思

这是一篇关于我国的通信服务行业,作为我专接本的南京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的毕业论文。
原参考选题为“我国移动通信服务行业的市场分析及策略研究”,但目前国内的实际情况属于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均具备全业务(固话和移动用户)运营的情况,并不像此前移动运营商纯粹的移动业务的经营,因此从整个通信服务行业来看,仅分析移动市场显得片面,本人认为应当具体分析这三大运营商市场竞争的全局(包括固话、宽带、移动市场等),论文才有现实意义和可操作性,便将题目拟作《我国通信服务行业的市场分析及策略研究》。

写作构思:
首先介绍2008年5月23日国内通信行业重组以来,形成电信运营商三足鼎立的格局,到目前为止,经过了约两年半时间的发展,三大运营商火拼全业务组合运营的最新局面。
然后分别分析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业务结构,技术特点,市场占有率,SWOT以及异同点图表,其中重点讨论中国移动目前的TD发展困境,中国联通的WCDMA终端优势,以及中国电信抢跑全业务运营的发展道路。
最后描述三大运营商的最优市场策略:中国移动的未来发展方向是加快4G网络部署以应对竞争对手的3G业务冲击;中国联通的未来发展方向是制定更完善的价格策略;中国电信是发展原有固话宽带的用户群,继续发挥全业务运营优势,并尽可能地引入优秀的3G终端。
文末,结合三网融合等概念,试展望三大运营商同广电的合作模式。
Continue reading “毕业论文の初步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