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励志系列——《某应届生的网管实习生活》本文特别献给那些继续奋斗在网管岗位上的我的亲爱的朋友们

  得真正接触网络技术的时候,2002年吧,大二下半年暑假,我跟雷,约好了到大城市的一家科技市场去找份工作实习,离学校大约200里路,再过一年多就毕业了,我们都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没有技术,工作怎么办啊?暑假回家就呆了有几天,我们又返回了学校,然后开始找工作……,那一天,天气不好,阴沉沉的,我们俩从科技市场一层一直找到顶层(可能是十层吧),问了大约近一百家单位,要不要实习生,实习一个月,不要工资,只给安排食宿就行了……,唉,就连这样的基本待遇的工作都很难找啊.
  天色晚了,已经下起了濛濛细雨,我们就剩几家了,当时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信心再继续下去了,但晚上怎么办,到什么地方住啊?我们继续拖着疲惫的身体,坚持着,尽管已不再抱什么太大的幻想,但为了那一点点希望,我们坚持着,剩下最后一家了,但也到了下班的时间,店里的人“忙碌“着,准备收拾回家,我们推开了这家店的玻璃门,这时一销售人员迎了过来,问我们是否装机或者需要些什么?那时我们已经精疲力尽了,也没有兴趣回答他的问题,反正也没抱什么希望,我们问了一句:还招人吗?旁边过来了一个比较年龄的,可能是个经理吧,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的技术部主管,我们还是提我们的条件,实习一个月,不要工资,只要有吃有住就行了。经理没有多说,只说可以提供给我们住的地方,一个月给一百块钱算工资,吃饭问题自己解决。尽管这个条件比较苛刻,但我们没有多考虑,就依然接受了,毕竟我们是来学习技术的,心里也非常感激能找到这份工作。随后,我们大概了解了一下公司的情况,公司主要做计算机硬件的销售、装机、软件硬件维修服务,另外还主要给网吧做工程和维护,当时那个区大约有80%的网吧是由这家公司来做的。这个公司算是“收留”了我们,但从明天才开始上班,再安排我们住宿。
  我们今晚真要流浪街头了吗?周围的宾馆和旅馆房价都比较高,我们沿着大街,寻着周边的广告牌,看有没有适合我们这些底层人群的住所……,终于在车站对面找了一家,雨水已经渗透薄薄的衣服,渗进了两具缰硬而又冰凉的身体,尽管正直夏天,但雨水是凉的,我们没有带多余的衣服,只带了些大三上半年的生活费,如果用完了,大三上半年的生活怎么解决啊?但明天第一天上班,不能不休息吧,我们还是决定住进了这家旅馆,一个晚上30元,环境一定是很差的那种,店的老板让服务员把我们领到了房间,窗是透风的,一人一张床,没有蚊帐,绿色的军被上面的覆盖着一层灰尘,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桌上有一台破旧的电视机,还能接收几个节目……,我们开始洗刷了,水在外面的洗手间,所有的房间共用一个水龙头,洗手间还有一个小隔间,可以洗澡,但水是凉的,不提供热水,而且洗手间是男女共用的,洗澡也不方便,只是简单的把门别了一下,就洗了,本来已湿透了的身体,已经像一具缰尸,冷水冲下来,除了疲惫,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冷水一直冲着,也不知什么时候,一阵辛酸涌出了泪水,随着冷水流下了脸颊,这就是我第一次找工作的感受吗?泪水和辛酸只代表了一种感受,算不了什么苦。回到房间,雷已经躺在床上,想必也一定是累坏了,我回到我的床上,把被褥的灰尘拍打了一下,竟然拍出几个发了霉桃仁,我们俩的目光立即转移到了这些桃仁上,没什么可说的,被褥上都有一层灰尘,肯定是很久没人住,没人打扫了……,就这样,一个晚上,夜里还有蚊子为我们唱歌、按摩,我们睡得很香。
  第二天清早,我们开始了我们的实习生活,仍然从简单的组装电脑、到系统的安装、上门维护服务……,主管看我们学习比较认真,也非常乐意教我们,尽管我们经常出错,挨几次骂就记住了,也是一种高效的学习方法。慢慢的,基本的东西掌握了,我们除了正常的工作时间外,还经常利用晚上时间去公司负责的网吧去维护,偶尔上上网玩一会,在网吧里我们真正接触到了网络方面的简单技术,我跟雷更想在剩下的时间里多学些技术,其实当时能学习的最多的技术就是操作系统方面的故障排除。另外还可以解决晚上吃饭问题,跟领导在一块不用自己掏钱。呵呵。就这样,每天大约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以上,日复一日,就这样,一个月快要过去了。我跟雷也准备返校了,发工资的那一天,正好也是我的生日,公司给我和雷放了一天假,出去逛一逛,晚上回公司领工资。一种解脱的感觉几乎冲昏了我和雷,忙忙碌碌的一个月,似乎忘了还有假期,终于可以轻松了。在这个城市里,我们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鹏。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跟雷也一块把鹏约了出来,带了相机,到了海边玩耍,拍照。这里的海边非常漂亮,那是我第一次来,也是在这个城市里玩得最开心的一次,最难忘的一次。晚上,鹏跟我们一块回到了公司,公司给我和雷每人260元算是工资,可能因为我们工作比较努力吧,另外公司还为我准备了生日蛋糕,鹏和雷也都送了我礼物,也正好我把我的工资拿来请客了,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据估计大约不少于7瓶啤酒吧,回到宿舍,我吐了……,难忘的一天,难忘的夜晚,即将伴随着梦境一块成为美丽的回忆。
  天亮了,我们准备启程了,鹏回家取上行李,跟我们一块返校了。

  学期的开始是最忙碌的,老生到车站接新生,为新生安排生活和学习环境……我们都大三了,前面忘提到了,我、鹏、雷都是计算机专业的,但雷和鹏是计算机科学技术系,他们是一个班的,而我是计算机信息管理系的,但我们却在偶然的共事中成为非常好的朋友。

  大学的生活节奏总是不急不慢的,大学也是所有的学习生涯中最轻松的一个环节,所以很多同学也在其中如醉如梦,缠缠绵绵就这样渡过了,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才感觉到荒废了学业,才感觉到大学的时光没有好好的珍惜。自从实习了一个月后,我体会到了找工作的艰辛。我也开始静下心来把剩下的最珍贵的大学时光好好品味一番,决不能让大学生活成为我心中的遗憾。

  刚说到我的大学时光已经所剩无几了,2002年10月份,大三刚开始,学院要把我推荐到了一家大型企业集团总部的计算机中心上班,我考虑再三,没有推辞,而且是企业集团,因为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我去应聘了。我来到集团总部办公大楼,18层的,特别雄伟,特别气派,计算机中心在8楼,我的心也特别激动,乘坐电梯到了8楼,每层一般只有三个大型办公室和两个卫生间,中间是计算机中心,大约有100多平方,给我初次面试的是计算机中心的主任,30多岁,但脸上的皱纹略显较深,非常和蔼可亲,询问我几个计算机方面的问题,就直接带我到了11层集团总经理办公室,由集团总经理面试,随后,又由主任和总经理带我又到了16层董事长办公室,由董事长直接面试,因为这是总部,我以后的工作会经常面对这么多领导,另外,由于考虑到安全问题,所以总部人员的最终面试结果一般还是由董事长来决定的。我比较幸运,董事长就问了几句话,就算是通过了。回学校办完手续,我就可以上班了。

  那一天,我上班了,这也算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吧,我没有为了找工作而奔波,当时我算是比较幸运的。办公室包括我共4个人,其中一个是芳姐,另一个是慕工,剩下的当然就是我和我们主任隋工了。芳姐主要负责打字、复印等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打字速度可是一流的。隋工是计算机中心的主任,也是在IT行业中有近10年多工作经验的工程师,在网络工程、网络设备有专长。慕工跟隋工工作的年限都差不多,也是从事IT行业近10年的工程师,在程序开发、数据库、服务器方面有专长。我在这里工作的近两年,无论是隋工,还是慕工,还有芳姐,都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我非常的感谢他们。我的工作当然是跟着两个工程师了,后来我才知道,有着几万人的大集团,除了所属的各个学校有专门的网管外,集团工业园内下属四十多家公司单位,基本没有网管和技术人员,凡是涉及到计算机及外设方面的问题,大大小小的都由我们总部计算机中心来管,网络方面的维护不用说了,职责所在,系统维护也是理所当然的,但甚至连我们下属的景区的门卡,也都由我们来统一制作。还有一件更繁重的工作,那就是网络工程的综合布线,从设计到施工,几乎全部由隋工和慕工来完成,后来加上了我,还可以做个助手,跟施工队一样,架光缆,什么穿墙走线,打孔钻洞……,呵呵,都快飞檐走壁了。不过,尽管,我也少不了抱怨,但我在这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些在学校是学不到的。不过,后来来了北京,我还一直都错误的认为,只要搞网络工程的工程师也一样需要飞檐走壁呢,原来人家都是有专门的施工人员啊,工程师只需要设计和指导就行了。

  记得刚工作不长时间,集团规划的一五星级酒店已开工建设,网络工程的图纸已经做好,大约有500多个节点。到工程架构基本完成的时候,就论到我们上马了,从地下到地上,从竖井到配线间,爬顶棚钻管道。一天下来,满身都是泥巴加灰渣,如果不小心,可能还会受伤,晚上拖着沉重而无力的身体回到餐厅买点剩菜和剩饭,就算是晚饭了。一个周有两三天时间做工程,另外工程期间仍然要负责集团的网络和系统维护等工作,有事马上就得回去。工程就这样断断续续干了将近一个月,线路基本布完了,开始做水晶头(RJ-45),安装模块和面板,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完成这些工作,手脚都磨起血泡了,且不说身体其他部位的酸痛了。不过,就这样一口气,我熟练了水晶头、模块、面板的制作和安装,还学会看基本的图纸,及线路的走向。后来安装设备和架设服务器,我是一直在现场做助手,开始学习和接触cisco的交换机、路由器,还有防火墙,不过接触的只是硬件,帮着连个线,具体的调试,只是看着,反正也看不懂。回到宿舍后,自己就查些相关资料,把学到的东东,巩固一下。不过,有时累了,也就玩一会便睡了。

  后来,在集团工作的日子里,相继也跟着隋工和慕工干了不少网络工程,像经贸办公楼、集团总部办公楼、电厂办公楼、高尔夫、景区、铝业等等,还有一个就是康乐宫工程的改造,具说当时这娱乐场所在亚洲可是最大的,集射箭中心、游泳中心、洗浴中心、保龄中心、商场、餐饮、网吧等等于一体,工程也比较大,由于是老建筑的改造工程综合布线比新建筑的综合布线要复杂多,强电线路像照明、办公设备是不间断运转的,所以我们在布线的时候,尤其是顶棚布线,经常踩着强电线路,随时都有触电的危险,而且是在夜间施工。还有一次,我拿着大型的电钻,要在钢筋混凝土的地板上钻一个孔穿线,由于初次用这个东东,手上也没有足够的力气,启动电源的时候,我自己差点被电钻带动的转起来,把我摔了一边,倒是没出什么事故,只是一阵冷汗。

  由于工业园比较大,而且有两个,相隔比较远,有专用公交车直达。工业园内各公司和生产厂之间的网络都是通过光缆来相连的,公司一部分企业像高尔夫球场、游泳景区、国际会议中心、各个宾馆等等都在工业园南部的山上,都是光缆接入的,最后汇聚到我们计算机中心机房。除了所属的学校是DDN教育专线和学校专用光纤网络外,其他各个单位是光纤接入,基本是集团局域网,局域网内部一般都是100baseT的,也见过10base2的网络,不过,当时已经淘汰了。由于接触的比较多,慢慢也就熟悉了。

  在当时对我来说工作有一个非常大的不便利,就是交通。隋工、慕工都有自己的摩托车,上班和工作都可以比较方便,因为工业园比较大,即便是小小的系统维护,也要到达现场的,范围当然只是各公司经理的或者是装有重要数据或者无法移动的PC,还有服务器等。一般的车间或者办公室,如果是员工使用的,都是送到计算机中心维修的,还有如果是网络问题,当然也需要到达现场解决的。这些工作,一般都会让我去的,我嘛,就只有学着骑摩托了,一般是用隋工的,有时也骑慕工的,就这样,系统的维护、病毒的清理、软件的排错等等经验的慢慢积累,还有后方两个工程师的强力支持,我学习的也比较快。时间不长,一般的系统和网络问题我也会独立处理了。

  在集团有几个大型的娱乐场所,像高尔夫、宾馆、康乐宫等等,都是有信息管理系统的,还有像财务部门的网络版用友财务系统,后来还有ERP的管理系统等等,服务器、数据库、软件程序的维护工作量也非常大,有时半夜结账出现问题,一般都是打电话把慕工叫去的。我既做隋工的助手,也当慕工的助手,呵呵,我是两边统学,我也非常乐意跟着慕工学些服务器和数据库方面的技术,后来像五星级宾馆的酒店管理系统、康乐宫的管理系统一般就由我负责管理和维护了,还有用友的财务管理系统等等,我也可以帮着维护,慢慢的接触和学习些oracle数据库和SQL数据库方面的知识。

  记得是2003年年底的时候,集团下属一个上市的实业股份公司,国家审计部门要对集团的财务进行审计,审计工作需要单独部署网络环境并且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由于隋工和慕工都有工程和其他工作需要处理,这份工作当然就落在了我的头上,实际上,在2002年底的时候,我协助慕工做过一次类似审计工作的网络部署。网络和服务器的架设并不难,就是一个局域网,二十台电脑,一台较大型HP服务器(可能是hp6000 server了),装有SQL数据库和用友网络版财务管理系统服务器端。审计工作安排在集团属的五星级宾馆会议室,需要调十几台电脑到会议室,由于各单位都是办公用电脑,无法调动,只好从所属的大学微机室借用了,借到后已经是下午3:00左右了,领导要求第二天上午8:00之前必须能正常使用。我想也应该是没问题的,设备和电脑都已到达了会议室,我开始工作了,首先是重装了服务器系统,又分别装了其他的防病毒软件,后是安装了SQL+SP3,再安装财务软件服务器端,服务器的安装基本上没有问题,顺利完成,然后把局域网架起来,可最麻烦的问题出现了,从学校借的计算机上都带有硬盘保护卡,还设了密码,当时我们只知道普通登录密码,系统中的设置我又改不了,又没有光驱,这时候学校已下班,相关的老师也回家了,又联系不上。这些机器的IP地址是手动配的,也不在一个网段内,还没有权限配置。我就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联系,最终倒是联系上了那位老师,也告诉我密码。总算松了一口气,我开始输入密码卸载保护卡程序,当时我也比较急燥,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机器在卸载过程中出了错,密码都不好用了,系统也进不去,又跟老师联系过,也没有结果,当时还有许多财务的工作人员也在陪着我,我们都没有吃晚饭,可能也饿慌了,我开始尝试用已恢复正常的电脑硬盘ghost系统来恢复其他的电脑,这样应该也是带保护卡的,但应该可以修改,ghost是成功了,可仍不能去掉保护卡,还有地址冲突,又没有权限修改。已经到了晚上10:00左右,分管财务的周总来了,在宾馆里,给我们都按排了房间,财务的工作人员都走了,给我留下了一包方便面算是晚饭。终于可以清静地想一下了,最后考虑到只有系统盘是受保护的,其他盘是可以安装软件和存储文件的,那就不管硬盘保护卡了,我就用最笨的方法,先在这些恢复正常的机器上更改了IP,并进行每台机器的GHOST,最后再用这些ghost把其他未恢复的机器系统ghost一下,IP地址也就改了,我再把已恢复的机器的IP地址改过来,就OK了。其实当时完全可以把每个保护卡上的芯片取下来的,这样保护卡就起不了作用了。实际上很简单的问题,让我想复杂了,花费了不少时间。系统和网络算是基本完成了,我开始安装其他软件和用友财务系统客户端,在安装过程中出现过一些小的问题,我也慢慢解决了,等全部完成后,已经是第二天零晨2点多了,我又进行了一次测试,没有问题,总算是结束了。我做了一会,干巴巴地吃了些方便面,我就到安排的房间里休息了,这可是第一次在五星级标准的宾馆住啊,但太累了,没时间好好享受五星级的待遇了,只是洗了洗澡,就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睡着了。天亮了,7:00多一些,我又回到了会议室,又进行了一次检查,一直到8:00,审计的工作人员开始工作了,领导看到我“出色”的完成了这次任务,特别表扬了我,还让我跟财务人员陪同审计人员中午一块就餐。呵呵,总算是在五星级宾馆混到饭了。审计工作进行了半个月左右,我也一直断断续续来进行日常的维护,解决些小的问题……就这样,简单的技术问题,却是一次难得的经历。

  其实五星级宾馆营业时,新购了一套酒店管理系统,将近10万元吧,oracle数据库的,我参加了这套系统的培训,并负责维护过一段时间,后来由于计算机中心的工作比较多,我们又单独聘了一个网管,负责这套系统的维护,我们只提供技术方面的支持,这样我们就省下不少的时间了。但其他的信息管理系统还是由我们直接管理和维护的。另外像康乐宫的网吧也是聘的网管来维护,网吧是更没时间去管了,不过如果有空去打游戏是当然是免费的了。

  还记得,集团下属的一个生产电子产品的企业,离集团总部不远,步行10分钟就到了,有40多台的DELL办公电脑,网络中做了AD域,分别做了win2000域控制器和win2000备份域控制器,其他电脑都加入这台域中,并对系统的权限和软件安装权限进行了限制,内部网络是通过总部的一条光缆接入,另外还有一条30B+D的ISDN+VPN线路与深圳分公司相连接。由于是生产电子产品的企业,无论是办公区还是车间,全部是防静电地板,各个区的门都是以色列的DDS门禁系统,24小时全程监控和管理,配备专业网管,但后来网管辞职,也就由我们计算机中心接管了,具体工作也就交给了我,从那时起,我开始接触win2000域的技术,还有机会接触了以色列的DDS门禁报警系统,终于有一次win2000域控制器和备份域控制器同时出了故障,那一段时间,可把我忙坏了,又是上网查资料又是翻书的,后来win2000的域控是基本搞定了,由于备份域也出了故障,无法进行恢复,所以原来的域用户资料也就没有保存。主域和备份域我全部是重新做的,所以还牵涉到域成员的登录问题,四十几台电脑我不能都重新做系统吧,累死我啊,但如果不做,如何登录新的域啊?这件事由于时间比较长了,具体操作不记得了,当时我也是刚接触域,只记得一部分机器,是重做了系统,还有一部分可能是,通过本地登录,修改了相应权限,从域控里添加进这些机器的。另外为了方便获取地址,同时还架设了一台DHCP服务器,那时候每天都是工作十几个小时,大约做了一个多周吧,算是搞定了,那个累就甭说了,不过后期的维护工作也是相当繁琐的,由于做了域,域成员的权限我在域控里做了限制,如软件的安装、本地登录、桌面、杀毒等全部统一管理,由于网络故障,有时域用户经常出现登录不了域的问题,解决起来也比较麻烦,我想以后没有什么特殊要求,还是不做域了。域是做好了,域上面安装了以色列DDS门禁系统,咋办?以前我又没接触过这个东东?后来经过查资料和观察现场,我了解到,它是一块主控门禁板卡互连八个分控门禁板卡,通过双绞线、控制线和电源线组成一个小“局域网”,对办公区和生产车间的所有门锁由一台服务器系统统一控制;为了弄清楚具体怎么回事,我上顶棚,把各个板卡看了究竟,又回来对照着说明书,对门禁软硬件系统进行了重新配置,总算是完成了,但事情没有那么顺利,有的门锁就是不听使唤,有几次员工都被锁在了车间和办公区,我只好采取断电的强硬措施来解救他们,一断电门禁系统是不好用的。另外门的读卡器拆开后,把其中两根线进行对接短路,也是可以开门的(嘿嘿,大家学了这些经验可不要做坏事啊),后来,经过俺的努力,终于把它搞定了,俺想也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最难忘的一件事情,我选择了离开这家公司,其实我是真舍不得,离开的理由是我要继续深造学习。实际上我的真正理由也就这么简单,我知道,像IT技术这个行业,不能总停留在一个阶段不动,外面的世界很大,技术也非常先进,我也很年轻,我不能因为这里生活的安逸而放弃了对理想的追求,我要继续努力,我知道后面的路很艰辛,但我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事业尚未成就,个人岂敢停留?”。

  就是在集团总部办公楼网络工程改造即将完工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由于计算机中心人手本来就不够,我的冲动,让我做出这样的决定,简直是太可恶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对不住隋工和慕工,后来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来完成剩下的工程了,不过他们没有责怪我,其实他们也知道我迟早要走的,他们也希望我能够在外面有更好的发展,只是我选择的时间不妥罢了。离开公司是要办很多手续的,否则不会让你走的。总部各科室的员工工资都是年薪制,半年发一次,那时候我还有一部分工资不能领出来,一般情况,我这样离开公司,不罚我就是不错了,还想把剩下的工资领出来,总公司的几个领导不批准我辞职,我的行李也带不走,隋工本来就特别忙,还为我跑前跑后,想办法,我可以离开了。尽管工资当时并没有给我,但后来我已经到了北京,隋工还是帮我把工资领了并让朋友寄给我。最后一次跟隋工和慕工吃饭的时候,我流泪了……谢谢你们,隋工、慕工,还有所有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关心我的朋友,谢谢你们。

  那里的工作尽管很繁琐,但却充满了很多乐趣,也是至今让我回忆和留恋最多的地方。

  “一个小平房,三人一张床,一天吃一顿,吃了上顿没下顿,一顿一块钱,汤里没油盐;冬季不生火,冻得直哆嗦 ”
  辞了职,离开了公司,丢失了这份工作,我没有急着找工作,我先回到久别的家,我也没有提前给俺爸俺娘说辞职的事,只是说让弟弟去接我,我要回家。等弟弟在立交桥上接我的时候,看到我的行李包,他明白了……回家后,俺爸俺娘也明白了,但没有问我为什么辞职,为什么回来,以后打算怎么办?二老知道,我肯定有我的想法,因为我从小独立性比较强,自己的事情,不会依靠父母。我心里也说不出来,俺爸俺娘为我和弟弟操劳了大半辈子,所以只要是我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尽量想办法来解决,不能再让父母为我操心了。尽管那次俺爸俺娘没有多问我什么,但我知道他们还是为我担心的,所以我在家不能时间在太长,我要尽快再找一份工作,我要尽快做出选择。在家呆了有一个多月,我离开了家乡,选择了小时候向望的北京,“天上的星,亮晶晶,站在桥上望北京……”,同时也想满足俺爸俺娘俺弟的一些愿望,有机会带他们来北京逛一逛。
  那天我踏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暮然回首,俺爸俺娘还有俺弟,却在那村口旁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俺爸俺娘变老了,弟弟也长大了,俺却还在外边奔波流浪,不能回家照顾自己的父母,想着想着,车上俺又一次落泪了……,五个小时过去了,不知不觉中已进入了北京地界,望着路旁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却找不到我的“家”,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浪迹天涯。
  还算不错,我有一个大学里最好的同班同学—枫,也在北京,我来之前跟他联系过,到北京可以跟他一块住,住的地方是有着落了,并且还认识了很多朋友——兵、亮等。在北京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共同品尝着生活的艰辛和快乐,尽管都没有钱,但是我们很快乐,我们挤在一个不大的屋子里,白天上班,晚上玩耍。我刚来北京的第一个周,便找了一份工作,是做安防系统的,也就是门禁考勤、报警、监控、车场管理等系统的,也有部分网络方面的工程,我主要是负责软件系统的调试和安装,工作比较辛苦,由于对这份工作不感兴趣,工作了两个月,我就辞职了,老板还为此扣押了我的工资,心里当然是带着怨气,但也没有办法,老板毕竟是有钱人,忍了吧,这可是第一次亲身遭遇“民工工资被扣押”的经历,珍贵啊。刚来北京的时候就没带多少钱,这一次经济状况就更糟了,日子还是凑合着过吧,工作也在断断续续地找,由于有工作经验,工作倒是不难找,但合适的工作,确实不好找,要么你看不上工作,要么工作看不上你。有一次,我一个专科生竟然被通知到中科院某研究所的一部门去面试网络工程师,我当然欣喜若狂,但因网络理论方面的某些测试,未能过关。后来,我就开始买些有关的书来学习。因为我找工作不是去人才市场,而是只在网上投简历,招聘单位的电话也不断,边找工作边学习,又是一次好的机会,北京某家大型的企业集团,比较出名,让我去面试网络工程师职位,面试的人很多,最后定下了两个人,一个女孩是搞设计的,另一个就是我搞网络的。这个集团是家国企,第一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我们为能应聘到这样的公司而感到荣幸,工资也谈好,还可以,试用期一个月3000多,还有很多国企的福利,我们被邀一块去集团的一网络工程工地参观现场,中午还跟公司的这些领导一块吃饭,听领导们说最终选定的是我们两个人,但还需要上报,因为是国企,还要涉及到户口问题……,让我在家等等,为了这份工作,我准备搬家了,同时枫、兵都因当时工作不满意,辞职了,跟我一块搬到了离这家公司比较近的地方。
  一等一个月快要过去了。最后一次,我又打电话,结果是上报批文还未下来,要么你再等等,要么你先找着别的工作。我当头就晕了,还要等?我这次才知道有些国企内办事程序有多繁琐。从那次之后,我已经不打算找工作了,我开始学习,准备报一些网络工程师方面的学习班,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三个人的生活进入了在北京最艰难的阶段,而且还是在寒冷的冬季,也是我在北京渡过的第一个冬季,一个小平房,三人一张床,一天吃一顿,吃了上顿没下顿,一顿一块钱,汤里没油盐;冬季不生火,冻得直哆嗦,这可是我们当时的真实写照啊。那时的境况,我没有跟俺爸俺娘说,也没有让弟弟知道,但报考网络工程师学习班是要花很多钱的,大约1万多吧,当时俺爸俺娘把给俺留着读本科的钱(俺当时读了两年的专科就工作了,专科毕业证还是后来考下来的),取出来,寄给了我,支持我继续读书,心里的那种酸痛……
  其实我参加一个网络工程师的学习不是为了找工作,而是想把以前的工作经验和知识,理论化、系统化,把它串起来,方便深入学习,另外就是再学习些没有接触过的技术。所以我经过多次对比和选择,没有选择什么思科、微软等这些针对某些厂商的证书,尽管他们的证书含金量比较高,我的1万多也可以报考的,但我还是选择了国内的一个认证,是一个综合性比较强,涉及面比较广的认证。内容涉及到了网络互联基础、网络操作系统-win2000、网络操作系统—linux、网络数据库—SQL、网络工程(综合布线)、网络安全、网络管理、web系统开发、网络设备(cisco路由器、交换机),还有一本是企业网综合应用,于是我报了名,开学得时候还是2004年底,2、4、6上课,学习半年,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北京学习生涯,学习理论的过程伴随着实践,尽管这些技术大都是入门级的技术和基础知识,但却把我的经验和知识串到了一起,在理论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另外还进一步学习了WEB开发和LINUX系统,在网络设备方面,我比较感兴趣,还有网络安全方面,确实也学到了不少东东。最后的考试,实验考了满分100,笔试可能是80分左右,我也算是以比较优异的成绩取得了相关认证证书和优秀学员证书,还拿到了奖学金,最重要的是知识的收获还是不小的。
  当时学费交了后,我已身无分文了,由于生活确实难过了,于是就向鹏借了几百块(前面提到过鹏),后来又向我高中最好的同学波,借了500块,波快结婚了,我知道他也正是用钱的时候,但他知道我的困难时,很爽快的给了我,希望我能赶回家参加他的婚礼,但我当时没能赶回去,又是一次遗憾啊。他的这500块钱,其实交完房租剩不了多少了,离2005年春节还有近一个多月,我知道日子不是太好过,有时我们三个人还是经常相互发着牢骚,相互抱怨,有时也会为了些油盐酱醋的事吵两句,但朋友毕竟是朋友,谁都不会丢下谁,“一个小平房,三人一张床;一天吃一顿,吃了上顿没下顿;一顿一块钱,汤里没油盐;冬季不生火,冻得直哆嗦”,由于经常吃不饱,又没有火炉取暖,为了节省体力,还是很少出去走动的,便不管是风吹还是雪打,日子虽然艰难的过着,但一样享受着生活的充实和生活中的快乐,忘了提一下,枫还有一台PC机可以做为我们娱乐的工具,哪怕是手脚冻得发直,这台PC却依然伴随着我们左右,消磨着我们难熬的时光。后来兵、枫也都先后找到工作了,偶然的机会,我也找了一份兼职,也就是我现在工作,当时边上课边上班,时间比较紧张了,再加上生活的紧张,我也消瘦了许多,连我自己都可以感觉到了,经常体力不支,一副病态,多亏了以前身体比较棒,经常锻炼,这些苦还可以撑过去。
  我这次工作的时候已经是2005年1月中旬了,离2005年春节还有大约两个周的时间,我感觉身上钱也不多了,春节的车费怎么解决?所以才找了这份兼职的,不过,后来我就在这个单位留下了,兼职转成了全职,一直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网络通信方面的ISP运营商。记得第一次给我面试的是公司的分管技术的Terry总和技术总监李工,Terry瘦瘦的,香港人,经常周转世界各国搞大型工程设计,李工胖胖的,都是非常和蔼可亲类型的,不过在工作中,李工脸上总带着一些威严,有一种亲近不得的感觉,不过现在习惯了,也能跟他聊上几句。第二次面试是孙总,更是令人生畏的脸型,记得面试时跟他谈话,眼都不敢正看他,条件更是不敢谈,他说给多少就是多少,呵呵,不过,现在好多了,我至少敢跟他讨论些话题了。面试完后,我就被按排到了我现在工作的机房,然后认识了我们技术主管李工,也就是我的直接上司,呵呵,这年头,县官不如现管啊,我可要好好巴结他啊,跟他多学习技术,若大的一个电信级运营机房,十几台服务器,主控机房加上配线间,一百多台网络设备(大部分都是cisco的),核心设备是cisco7505路由器和cisco4006交换机,其他的设备大都是cisco3660、cisco3640、cisco3620、cisco3550、cisco2950等设备,还有些高端防火墙,可都是由我们的这位现管来管,要是没有两下,可是不行的。后又结识了魏工、王工,还有各位姐姐,反正我来得晚就是最小的。再后来,来了两个学弟,刚毕业的,不管怎么样,我也工作了两年啊。刚开始的工作跟大家一样,负责客户网络技术方面的工作,后来,我们的李主管可能看我在技术方面有些特长,就慢慢的把这个机房的日常管理和维护交给了俺,工作量可不小,也经常加班,但由于对技术的热衷,我也比较喜欢我现在工作,总是把我的工作当做一种娱乐,配置设备、架个服务器,配置和调试的工作是辛苦的,不过却是精神上的满足,也是积累经验的过程,配置调试成功后总是带有一种成就感,一种动力,一种喜悦。
  在2005年春节后,我们也工作了,生活也有所好转,3月份左右鹏也来到了北京,我就鹏一块合租的房子,但跟枫和兵都是邻居,再后来,枫和兵由于新找了一份工作,离我们比较远,就搬走了。同时在北京还有一个朋友小范,是个女孩,是校友,刚来北京的时候,我跟兵经常去找她,后来她辞职了,不能在原公司住了。于是我、鹏、小范我们就合租了一简易楼房,两居室的,不过时间不长,由于拆迁,我们又搬了两次,到2005年9月份才稳定下来,小范又找了一份工作,在有小范的日子里,我们也非常“幸福”,每天回家,小范都是做好了饭,买东西还有人陪着逛街,但一般美好的时光都不会太长久,2006年春节前,小范已经辞了这份工作,准备春节后不回来了,所以现在,就只剩下我跟鹏两个人了。但我们不会忘记,在北京,曾经还有一个小范,带给我们的快乐,我们也在心里默默地为你和你身边的所有亲人和朋友祈祷和祝福……
我的网管生活之人生感悟总结篇
  就这样,一年多来,生活虽然紧张、工作虽然辛苦,经历了这么多,老朋友变得更亲切;又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也变成了好朋友;繁琐的工作和技术也变成了生活的乐趣……
  精湛的技术是需要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没有捷径可走,唯一能走捷径的是时间和空间。
  就这样,相信有一天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One thought on “IT励志系列——《某应届生的网管实习生活》本文特别献给那些继续奋斗在网管岗位上的我的亲爱的朋友们

  1. www.ty178.com说道:

    相信有一天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