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物流的社招陷阱

话说我有次投了德邦物流的人事专员岗,次日便收到短信说去面试。
应聘的大约有九个人 ,听完宣讲,HR说这次人事专员和财务岗已经招到了,现在还有物流操作员和接送货员给你们选。
太坑爹了
——————–割————————
既然没有这个岗位,为什么还让我们来面试,这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一应聘出纳的女生气愤地撕掉简历。
Continue reading “德邦物流的社招陷阱”

再记两场面试经历

我拒绝了这两家的offer,并总结出一个共性:同一片水土上生长的人认同感比较强。至于为什么拒绝这两家公司,理由很复杂,以后有机会专门写一篇吐糟。
第一家是最近成立的电子商务公司,非常缺人。我应聘的是网络工程师,因为本身不是这个专业,对计算机网络完全靠业余自学来着,所以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的。刚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在大厅培训,我就坐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第一感觉还不错,墙上还挂着董事长和风投的照片(后来才知道)。面试不算很正规,先是公司的常务副总面试我,聊了很多,而我的疑团也很多,比如公司到底是想是做B2C还是C2C平台,并质疑董事长哪来的钱来投网络,电子商务这么烧钱。不过常务副总并没有一一解答我的问题,说了一些新的名词,什么V2C,然后对我说,你要学习的还有很多,等下董事长会面试你。碰巧董事长和我是老乡,还是同一个镇的,他问了我一些大学时候做网站的事情,然后就顺利通过了。
Continue reading “再记两场面试经历”

W和L

  中国没有一个所谓“全民的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是人为割裂的。它既存在于精英的Think笔记本上,也存在于草根的MTK山寨机中。我们的精英也许和美国同步,草根却与越南同步。

  我有两个朋友。

  L的公司在上海,大半时间跑广东。他是华南某所不太知名的大学毕业的,小眼睛质朴男,多年以前还是个文学青年。哥们做手机网游的,我见他使过好几款手机,但最贵的一个也不过1千多块钱。比起什么Web2.0、移动互联网的概念,他更关心珠三角的几千万农民工和城市边缘的大学生“蚁族”,怎么关心?在东莞的夜宵摊上跟他们拼啤酒,在富士康厂区外网吧里刷夜,跟靠做他们生意开上宝马的便利店老板扯淡……

  W猫在北京中关村。他从小就是个脑袋很大眼睛发亮的天才少年,数理化成绩很好,逻辑思维超强,英文和中文一般流利。在首都某著名大学毕业后,W直接去美国名校拿了硕士,接着回国创业。 Continue reading “W和L”

Adobe确认Flash Player将不支持Android 4.1

Adobe最近宣布8月15号将会调整谷歌Play上Flash Player的验证设置,以后的更新将只针对那些此前安装了Flash Player的用户。新的安卓设备,如安卓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将不能从谷歌Play上安装Flash Player。
Adobe采用这样的行动是为了加速放弃Flash Player对安卓移动设备的支持。Adobe此前曾表示将不会开发针对安卓4.1系统的Flash Player。
不过,Adobe表示:将会继续给予那些已经安装了Flash Player的设备提供Bug的修复等等,直到2013年9月13日。

由此可以证明,苹果早就抛弃Flash的策略是对的,果然领先市场四五年。而对于android系统未来的优势将缩小,并且会和iOS靠拢。网站开发方面,JS会渐渐代替Flash了吧。